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数读2019

贵州铁路建设驶入新征程

         

  渝贵铁路贵州段正式开通运营,贵州高铁形成“大十字”

  贵州铁路建设驶入新征程

01_01_1270.jpg

  壮美的大桥和飞驰而过的列车,已经成为多彩贵州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早上去遵义吃羊肉粉,下午就可回贵阳吃晚饭。”在贵阳上班的遵义人李学琳开心地说,渝贵铁路是回家最快的路。“现在从贵阳北站到遵义站,最快的一趟车只要40分钟,就像走了一趟郊区,很方便。”上大学时,每周五她会坐3个小时40分钟的火车回遵义,星期天再返回贵阳。

  2018年1月25日,渝贵铁路全线开通运营,将贵阳、重庆、成都这个中国“西三角”的时空距离进一步缩短,区域经济联动更加紧密。

  渝贵铁路全线开通运营后,全省已建成贵阳至广州、昆明、长沙、重庆高铁,标志着以贵阳为中心的“十”字型高铁网已经形成,贵阳作为全国十大高铁枢纽的建设目标加快实现。上海—长沙—贵阳—昆明的沪昆高铁连贯东西,重庆—贵阳—桂林—广州的渝贵铁路、贵广高铁贯通南北。

  通过贵阳铁路枢纽和国家已经建成的其他高速铁路,我省与相邻省会城市和其他主要城市实现了高铁连接,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全面进入了全国基本建成的“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网络。贵州到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和川渝滇的快速通道全面贯通。

  立体交通畅达八方

 “高速平原”渐行渐近

04_04_0815.jpg

  2016年12月29日,杭瑞高速公路毕节至都格段北盘江大桥建成通车。大桥全长1341.4米、主跨720米,桥面离水面高达565米,目前为世界第一高桥。

  “不是夜郎真自大,只因无路去中原。”这是贵州人曾经的无奈与心酸。

  贵州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交通一度是制约贵州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贵州提出“交通引领经济”的发展理念,不断加大交通基础设施投入和建设力度,全省交通面貌改天换地。

  如今的贵州,公路、铁路、民航、水运齐头并进,山门打开,脱贫攻坚步伐更有力,黔货出山更便捷,群众出行更顺畅,旅游、商贸、大数据、物流等产业迎来发展的春天。

  农村“组组通”公路三年大决战有序推进。按照规划,我省将用三年时间建成8.08万公里通组硬化路,沟通4.1万个村民组,完成固定资产投资455.3亿元,打通农村公路建设的“最后一公里”。2017年8月“开战”至2018年12月14日,全省已建成通组硬化路7.6万公里,完成投资447亿元,沟通30户以上村民组3.6万个,通畅率从2017年6月的68.9%提高到98%。六盘水市、黔南州、贵安新区和59个县(市、区)今年已实现30户以上村民组100%通硬化路。按计划,到年底,除毕节市外,全省其他市(州)30户以上村民组将全部实现100%通硬化路。农村“组组通”硬化路已成为老百姓获得感最强的民生项目之一。

  全省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达到6400公里。2018年,我省共有12个高速公路项目建成通车,总里程超过600公里;新开工仁怀至遵义、威宁至围仗2个高速公路项目共81公里,全省在建高速公路项目达31个2082公里。

  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跻身全国2000万级大型繁忙机场行列。2018年12月29日,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2018年旅客吞吐量突破2000万人次,旅客吞吐量实现五年翻一番,在建设西部地区重要航空枢纽的征途上迈出坚实步伐。这一年,贵阳至莫斯科、洛杉矶和旧金山航线开通,标志着贵阳机场洲际航线取得新突破。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2018年旅客吞吐量突破2000万人次,成功跻身全国2000万级大型繁忙机场行列。这一年,贵阳龙洞堡国际机场执飞航空公司达到49家,航线241条,其中国内航线221条,国内通航点99个;国际和地区航线20条,通航点19个。“十三五”时期,贵州将加快建设形成“一枢纽十六支”机场布局,为全省持续扩大开放、奋力后发赶超提供更加强大的民航支撑。

  铁路建设喜讯不断。渝贵铁路2018年年初开通,贵阳至重庆铁路时间缩短至2个小时。10月,成贵高铁贵州段铺轨工程启动,至11月22日,毕节至大方段完成铺轨。贵州段铺轨工程预计明年7月底之前完成,为明年底通车打下坚实基础。年底,盘兴铁路正式开工,对促进黔西南州和六盘水市经济社会发展,优化完善国家铁路网布局,以及开放乌蒙山旅游资源、扩展对外交流等具有重要意义。按照贵州省《关于加快铁路建设的意见》部署,到2020年,全省铁路运营里程将达到4000公里以上,其中高速铁路超过1500公里。届时,贵阳与周边省会城市及全国主要经济区将形成2至7小时铁路交通圈。同时,基本实现贵阳至省内其他市(州)中心城市1至2小时到达。

01_01_1270.jpg

  2001年12月建成通车的凯里至麻江高速公路里程为50.9公里,是我省公路建设史上第一条完全按照高速公路标准建设的公路。

  ■故事

  日本专家惊叹贵州桥梁技术

  1988年,日本跨海大桥濑户大桥建成通车。这座耗时近10年、总长37公里的公路铁路两用桥,是当时世界桥梁的空前杰作。“通车的时候,我去看了一下。很震撼,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桥。”贵州高速公路集团副总工程师周平说,当年他22岁,正在日本留学,震撼之余一直反问自己:“我们什么时候能修千米级跨径的桥梁?”

  2005年,周平成为坝陵河大桥的副指挥长。他想起了濑户大桥,东渡日本去取经,结果无功而返。“他们的核心技术不对外公开,只了解到一个概念和有限的资料。”周平说。

  在主梁架设上,周平带领的施工团队想借鉴日本的方式采用桥面吊机。但是,日本的设备要2000多万元一台,而且当时市场上还没有销售。周平找到设备厂家,共同进行研发。最终,自主研发成功,造价仅需400多万元,是日本设备价格的1/5。另外,坝陵河大桥采用的移动模架和液压爬模施工技术、柔索悬臂架设钢桁加劲梁等都是国内领先的施工工艺。坝陵河大桥建成后,有日本专家前来参观,大呼:震撼!

  ■人物

  “桥三代”刘豪

  今年35岁的刘豪,是贵州桥梁建设集团的一名工程师,也是家里的第三代修桥人。他的爷爷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是一位桥梁建设基建管理者,父亲是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一位桥梁建设材料运输管理人员。

  “爷爷、父亲都是桥梁建设者,他们都希望我成为一名桥梁工程师。”刘豪说,因为家庭氛围的熏陶,让他走上了“建桥”的路。

  “我是看着贵州的桥一点一点长高的。”刘豪说,“在祖辈、父辈那个年代,修桥技术比较落后,40米的高桥都很少见,现在上百米高的大桥在贵州随处可见。”

  “以前修一条路、一座桥,需要五年甚至七八年的时间。现在修一座大桥,两三年就能完成。贵州桥梁不断‘长高’的背后,是桥型的逐渐丰富和造桥工艺的日趋先进、成熟。”刘豪说,“小时候看到的桥,几乎都是拱桥,而现在所有的桥型在贵州都能找到。以前修桥工艺只能一步步摸索,现在仅我们公司就积累了十几种桥型的标准工艺图,哪个部位上什么‘手段’一目了然。”

  工作十多年来,刘豪先后参与了六冲河特大桥、西溪特大桥、平塘特大桥等十几座大桥的修建。

  ■链接

  贵州9座世界级特大桥梁

  贵黔高速鸭池河大桥——世界跨径最大的钢桁梁斜拉桥,2016年7月建成通车

  毕都高速北盘江大桥——世界第一公路高桥,2016年12月建成通车

  水盘高速北盘江大桥——世界跨径最大的预应力混凝土斜腿刚构桥,2013年8月建成通车

  贵瓮高速清水河大桥——世界跨径第4山区单跨钢桁梁悬索桥,2015年12月建成通车

  赫章大桥——世界梁式桥梁最高墩,2013年6月建成通车

  道安高速芙蓉江大桥——斜塔斜拉桥跨径世界第五,2015年12月建成通车

  平罗高速平塘大桥——世界第一高混凝土桥塔,2016年4月开工建设,预计2019年建成通车

  平罗高速大小井大桥——世界山区最大跨径上承式钢管拱桥,2016年4月开工建设,预计2019年建成通车

  江习古高速赤水河大桥——世界山区第二跨径悬索桥,2017年6月开工建设,预计2020年建成通车

  • 贵州省走出远程医疗服务体系建设新模式
  • 贵州铁路建设驶入新征程
  • 厚植生态文明优势 释放绿色发展动能
  • 贵州,一个“懂大数据的地方”
  • 贵州世界自然遗产地数冠全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