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控战线无名英雄,当好生命安全“守门人”

  提起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医务人员,很少有人知道,在疫情防控的那道网上,有一群无名英雄始终坚守在防疫的第一线,全力当好人民生命安全的“守门人”,他们就是疾控战线的工作人员。

疾控疫情监测人员正在监测疫情数据

  疫情吹响集结号

  1月21日,临近过年,不少人已经在着手准备休假,遵义市疾控中心的好些工作人员也不例外。有打算带孩子出门度假的,有准备陪父母飞往海南过年的,有想好好照顾生病在床的父母的。然而就在这时,新冠肺炎疫情在全国爆发,遵义市也出现了疑似病例。市疾控中心第一时间发布了紧急召集令,要求相应人员闻令而动,坚守一线。没有来请假的,没有求情的,一声令下,告别妻儿、安慰父母、退机票,各科室的工作员都留在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据遵义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张卫平介绍,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遵义市疾控中心全体工作人员严守在抗击疫情战斗的岗位上,与时间赛跑、与疫情赛跑,按照工作需要,紧急成立了数个作战小组,落实落细疫情监测、流行病学调查、检验检测、标本采集、疫点消杀、健康教育、后勤保障等各项工作,全力当好全市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守门人”。

  “我们是幕后工作者”

  “我们是幕后工作者。”张卫平说,很多人不了解疾控工作的重要性,实际上,疫情爆发后,每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确诊病例的背后,是无数疾控人员的付出。

市疾控消杀组正在指导下级消杀人员如何正确消杀

  “新冠肺炎”属于急性传染病,对疑似病例及其密切接触人员采集标本并送至检验科进行核酸检测,是疾控中心的一项重要任务。采样检测人员需要穿着厚重、不透气的防护服,采样送检。只有第一时间出来检测结果才能及时治疗患者、控制病毒蔓延,24小时随时送样随时检测已成常态。

  流调人员要进行调查,对患者的来龙去脉,他所有接触过的地方、所有接触到的人全部调查到位,并立即完成流调报告,汇总后向相关部门报告,确定下一步需要采取的步骤。随后到位的就是消杀人员,要对患者所有接触过的地方进行消毒杀菌,确保其余大众的健康安全。

  给天使妈妈的信

  驻守在最危险的前线,留给家人的却是牵肠挂肚的思念和担心。

  消杀组的黄佳组长是两个孩子的妈妈,疫情到来之前,黄佳已经答应两个孩子,要和家人一起去海南过年。接到通知后,黄佳不顾孩子的哭求,立刻退了机票,坚守在岗位。从1月21日开始,消杀组就已经在进行预防性消毒工作。疫情爆发后,消杀组更是每天要查收各县市区上传的重点区域的排查表,汇总后再向上级部门汇报,时时掌握全市确诊病例的活动区域以及转动车辆、定点酒店的消毒。指导下级部门,对重点区域进行每天一次、公共区域三天一次的消杀工作,层层布控。

检验组正在实验室检测

  大年三十的晚上,父母、丈夫、儿女全都聚拢在海南吃着热闹的团圆饭,只有黄佳一个人呆在冷清的办公室里值班。看着视频中孤单的妈妈,黄佳的女儿留下了心疼的眼泪,小姑娘提笔给妈妈发来了一封“致天使妈妈的信”,看哭了黄佳,也看哭了春节长假坚守防线的疾控工作人员。

  “嘿!亲爱的天使妈妈:您在遵义还好吗?我和弟弟好想您啊。真舍不得您一个人留在遵义,别人团圆时,您却要坚守一线,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临别时我不理解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可如今我明白了:您,就是一群平凡的人中最不平凡的天使!和无数的最美逆行者一样,您们面对疫情来临时不畏惧不放弃;虽然您也像其他平凡的人一样,也有自己的家庭,也有自己的儿女。可您却舍小家顾大家。在祖国和人民有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这一点,就足以让人感动不已!”

  大年三十的除夕年夜饭,姥姥满是心酸地给您发去了短信:“你一个人在家,妈好心疼,从小到大过年从来都没有离开爸妈和你的一双儿女,你以工作为重,妈也很高兴,自己也要注意安全。”电话那头,您强忍着泪水这样安慰着姥姥:“不用担心,妈妈,我很好。全单位的人都在努力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只有国家保住了,家乡保住了,才能有我们小家生存的余地!我很充实也很骄傲,为遵义为中心做点贡献是应该的。”

  无法踏足的病房

  黄佳面临的是生离,而检验组朱琳组长面临的却是和父亲的死别。

  朱琳的父亲因患癌症,住进了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老人家病情危重。可即使遵义市疾控中心和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不过是一条河宽的距离,但疫情爆发后,朱琳去病房服侍父亲的次数却屈指可数。

  从1月20日开始,遵义市疾控中心就开始对疑似人群和密切接触人员开展采样检测工作。日检测量从30余份,发展到近300余份,如今又上升到日最高检测量800余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检验组就检测了9000余份样本。

  由于检测组人数有限,年近50岁的组长朱琳以室为家,和同事们一样,也要实行24小时值班。收样、核实标本、检测,一次检测就要进行六至八个小时,所有工作必须在佩戴护目镜、N95口罩,穿着防护服的情况下进行。4个小时才能从实验室出来,看检测结果同时稍微休息,再继续进行化验工作。

  从父亲住进医院,到病重昏迷数次,朱琳很难得抽出时间去医院,“对不起,爸爸,请您一定要坚持下去,疫情结束了,我一定来好好服侍您!”然而,2月14日,还在实验室的朱琳却接到电话:“父亲病重,抢救中!”最终,朱琳的父亲抢救无效,永远离开了,留下了伤心欲绝的朱琳。

  “在市疾控中心,还有很多舍小家顾大家,一心扑在工作中的同志。”张卫平副主任含泪细数着,“流调组的谭红辉,老家的母亲生病了,需要做手术,他本打算回家照顾生病的母亲,可接到单位通知他上班的电话,二话没说把母亲托付给其他亲人后就回来了;易宗军同志的爱人子宫肌瘤大出血,住进了航天医院,可他无法丢下工作,不得不两头兼顾;流调组长瞿彬从1月27日起,就一直在一线做流调工作,别说休假,就连正常的休息都顾不上。红花岗区的流调工作快做完了,又接到通知:道真有新冠肺炎患者,要求立刻前往道真。连家都顾不上回,瞿彬又迅速赶往了道真,这一呆就是十余天,没日没夜地工作……”

  张卫平说:“疾控战线上的工作人员只是抗击疫情队伍洪流中小小的一分子。所有疾控人员在检测确诊病人、排查密切接触人员、阻断病毒传播、疫区疫点消杀、提出防控策略等方面发挥出重要作用,他们是普通而又平凡的一名疾控工作者,却勇于担当、全力以赴,相信我们必将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12320卫生热线

热线接听时段:每日9:00—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