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专题首页 > 红色影像 光辉记忆

在猴场会议纪念馆,听红军后代读家书

  贵州瓮安,既是冷少农烈士的诞生地,著名的猴场会议也在此召开。6月6日,记者跟随“在这里读懂初心使命——网络媒体革命老区行”网络主题活动(贵州站),探访了猴场会议纪念馆。

  “母亲,我把我的孝,移去孝顺大多数受苦的人类,忠实地为他们努力…”在瓮安县猴场镇的猴场会议纪念馆,革命烈士冷少农的长孙冷启中饱含深情地读着冷少农写给母亲的家书。

  冷少农,贵州瓮安人,原名冷肇隆。年少读书时他接触了大量共产主义著作,便把自己的名字改为“少农”,立志要为劳苦大众的翻身解放事业贡献一生。

  25岁时,冷少农赴广州投身革命,报考黄埔军校,成为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周恩来的办公室秘书,后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6年7月,冷少农随国民革命军北伐。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冷少农潜往南京开展秘密斗争。1932年3月,因叛徒出卖,冷少农被捕,6月9日,年仅32岁的冷少农在南京雨花台刑场英勇就义。

  随后,采访团走进猴场会议会址,重温“伟大转折的前夜”。

  猴场会议是红军进入贵州后,于遵义会议之前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艰难跋涉中,红军在瓮安和当地老百姓发生了许多军民鱼水情故事,一代一代流传下来,鼓舞着人们奋勇前行。

  红军四过瓮安,为了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曾用土红、墨汗和蓝靛在各处写下许多标语,虽经70多年的变迁,有的至今还字迹清晰、完好无损,像盏盏闪光的明灯,照亮了瓮安人民的心、照亮了瓮安人所走的路。

  “红军走后,家人才发现家里房屋的板壁上、木柱上……大大小小写下了20多条革命宣传标语。”57岁的华朝良说,“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红军是农民自己的军队”是他印象最深刻的标语之一。

  为了保护标语,华朝良一家五代人一直在精心守护着瓮安县天文镇大塘村的老房子,至今保存完好。

  红军留给瓮安人民巨大精神财富。近年来,瓮安县委、县政府紧紧围绕中央和地方战略部署,主动适应新常态,奋力抢抓新机遇,攻坚克难、锐意进取,全县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取得新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