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专题首页 > 最新动态

修文猕猴桃提档升级驶入快车道

修文县谷堡镇平滩村广泛运用从新西兰引进的猕猴桃结果母枝牵引技术。

贵州安健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和技术专家在讨论猕猴桃冬季管护。

“十四五”时期,贵州将立足山地特色及资源优势,加快猕猴桃产业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推动品种培优、品质提升和品牌打造,促进产业提质升级,打造国际现代山地特色高品质猕猴桃产业强省。

修文县是我省猕猴桃重点产区之一,种植规模居全省第一,在全国排名第三,农户参与度高,有一定的品牌影响力。以修文县为重点,探索猕猴桃产业高质量发展路径,为全省水果产业发展助推乡村振兴提供省级样板意义重大。

今年以来,修文县通过科技管理体制的创新,积极整合科技资源,增强科技对产业发展的渗透力度,推动农业技术成果的集成创新和科技示范。越来越多的科研人员、种植户、企业,以创新的思维投身农业现代化建设,不断激发出产业发展的新动能。

化“旧园”为“样板” 产业提质增效助农增收

霜降前,修文县谷堡镇平滩村的猕猴桃果园里,种植户李兴祥一家忙着为果树追肥,及时做好猕猴桃的采后管护工作。距离下次的采果期还有近一年的时间,果园已经被李兴祥打理得井井有条。

李兴祥说,今年5月初,受冰雹影响,刚刚完成授粉的花被大量打落在地。虽然遭受打击,但李兴祥并没有放弃,而是更加用心地管护果园。今年他家8亩果园只收了2万多斤猕猴桃,产量减半,但是由于管护好、果实品质高、销售价格提高了,效益还是比较可观,实现了“减产不减收”。

“搞农业还是要靠技术,光盼着风调雨顺是不行的。我种了20多年猕猴桃,亩产量从500斤到4000斤,就是不断学习摸索的结果,专家来村里讲课,我一次都不会缺席。”李兴祥一脸自信地说,“我修过的枝条,每年能结多少果子,心里都有数。如果是帮其他村民修剪,产量起码能提升一半。”

多年来,李兴祥的果园一年一个样。从最初尝试单主干上架,然后学着少枝多芽,如今又用上了从新西兰引进的结果母枝牵引技术,同时加强水肥管理和病虫害防治,产量和品质逐年攀升。有了专家指点,加上自己肯琢磨,李兴祥每年种出来的猕猴桃都备受瞩目,龙头公司、水果批发商和县城消费者都等着出高价购买。“今年的价格比往年好,公司收购的批发价是4元/斤,零售价是8至10元/斤,两种价格都远远高出村里其他猕猴桃的售价。”李兴祥笑着说。

种猕猴桃能挣钱,李兴祥却不贪大,他始终坚持精细化管理,种植面积常年维持在8亩,但年收入却可以达到30万元。因此,“李八亩”这个外号在村里被叫出了名。他的儿子李雪林不出去打工了,也种了8亩猕猴桃,外号“小八亩”。父子俩一头钻进猕猴桃种植技术的研究中,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土专家”,经常有农户请他们到果园进行指导。

“虽然今年全村猕猴桃受冰雹影响,产量不太理想。但是受灾后,上级部门立即派专家到果园进行技术指导,询问了解种植户的需求,省气象局还为我们村配备了防雹弹。这给种植户们吃下了‘定心丸’。”平滩村党支部书记黄良华说。

10月18日下午,黄良华接待了来自广州的百人考察团队,他熟练地介绍村里猕猴桃的品种特性、种植历史和产业规划。“这几年,四川、陕西、广东等地的果农经常到我们村交流学习,还有很多外国人带着翻译来咨询。”黄良华介绍,平滩村作为修文猕猴桃产业发源地之一,有30余年的猕猴桃种植历史,还因此入选2020年全国乡村特色产业“亿元村”,不少果农慕名而来。

如今,走进平滩村的猕猴桃果园,只见机耕道遍布山野,T形水泥架错落有致,太阳能杀虫灯、精准滴灌等设备一应俱全,果农们几乎都得到过贵州大学、省农科院、贵阳学院等单位技术专家的培训指导。截至目前,该村猕猴桃种植面积达1.2万余亩,覆盖了全村95%以上的农户,人均6亩猕猴桃,成了村民增收致富的主导产业。

在果园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平滩村人,思路越来越开阔,还要持续注入“科技含量”,针对修文猕猴桃产业提质增效开展技术示范,推动产业高质量发展。

贵州大学猕猴桃科研团队在修文服务有10多年历史,平滩村就是该团队最初选定的3个示范点之一。贵州大学农学院教授、贵州修文猕猴桃研究院技术专家龙友华频繁带队前往基地培训教学,从病虫害防治到栽培技术的开发,从品种引进筛选到后期的贮藏保鲜,具有大量技术储备。

作为村支书的黄良华,家里种有120亩猕猴桃,近年来在龙友华教授的指导下,果园产量年年提升。于是,他主动拿出10亩猕猴桃果园给贵州大学猕猴桃科研团队打造标准化示范果园,如今已从土壤改良、有机质提升、标准化树形改造、病虫害全程绿色防控等方面进行了规划,并开始了土壤改良、标准化树形改造等工作。

“我们期望通过2到3年的时间,将黄支书的这片示范果园打造成修文县乃至全省最标准的猕猴桃果园,产量比现在提高3至5倍,亩产量达到4000斤以上,亩产值达到2万元以上,成为修文猕猴桃果园标杆。”龙友华说。

在平滩村打造猕猴桃果园标杆,不仅是想让老果园重焕生机,更是因为这里有许多像李兴祥这样的“土专家”,他们有丰富实践经验,但缺乏系统理论学习,对高新技术缺乏前瞻性,很难将实践总结成系统实用技术。通过科学家和“土专家”两者互教互学,在生产一线开展试验及推广,可以让理念和实践得到更好融合,助力修文猕猴桃产业发展。

化“腐花”为“硕果” 科技创新助力规模发展

“公司有一片600亩的猕猴桃基地,总是受病害影响,产量就是上不去。”被困扰许久的贵州安健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泰安最近不再愁苦,因为这个问题已经逐渐被解决。

这件事还得从几年前说起。2013年10月,陈泰安流转土地种植猕猴桃,他花了大量资金和精力管护,满心欢喜地等待果园挂果,但5年过去了,他没有等来丰收,只有连年的减产和凋零。2018年,测产的时候预计可收70万斤果子,最后连7万斤都没收到。从那年起,每年5月份左右,虽然看着果树开花坐果了,但风一吹就哗哗往下掉,这是花腐病,不仅导致产量上不去,还把树形毁得不成样。

陈泰安意识到,只有解决花腐病,果园才有救。和花腐病抗争的日子,他到处“寻医”,尝试过很多方法,也走了不少弯路。一次去陕西学习的机会,陈泰安遇到了高昊昱。“他说环剥技术能解决花腐病,在新西兰的高产猕猴桃果园运用广泛。”陈泰安坦言,那时心里也没底,了解到高昊昱的经历后,他愿意放手一搏。

原来,高昊昱从2008年起一直在新西兰从事猕猴桃种植及管理方面的工作,2013年购买了一块几乎被病害毁掉的150亩猕猴桃种植农庄,按照新西兰的产业管理模式进行管理,3年后农庄焕然一新,现在亩产6000斤至8000斤,零售价8元至15元/个。2018年,高昊昱带着先进的技术知识和管理模式回到中国,在国内猕猴桃主产区进行技术指导。

2019年,高昊昱以贵州安健果业有限公司技术总经理的身份,开始对果树进行环剥技术试验。“今年果园产量超过50万斤,比4年前翻了好几倍。如果没有环剥技术,可能5万斤果都收不到。因为四五月份开花的时候,正是阴雨绵绵的天气,最容易得花腐病。”高昊昱补充说,“今年我在修文县开了两场环剥技术的培训讲座,如果在场的果农按照标准去做,保守估计能挽回2000万斤猕猴桃,这就是技术的价值所在。”

“其实环剥技术的原理很简单,因为果树根系从土壤吸收的养分主要是通过树干中心的木质部向上输送,叶片光合作用合成的物质又会从树干中心外侧的韧皮部向下运输。我们通过在树干上进行环剥去皮,人为地阻断树体内养分回流渠道,让养分充实到花芽上,提高它的抗病性,就可以起到控旺扶弱、促花保果、膨果增甜的作用。”陈泰安现在说起技术头头是道。

尝到技术甜头的陈泰安没有止步于此。当下修文县猕猴桃产业搞得有声有色,陈泰安也在谋划一盘大棋:通过关键性技术的应用,给其他果农普及农技知识,提高果园管理水平,从而提升产量和品质,最终达到增强修文猕猴桃市场竞争力的目标。

当陈泰安满怀兴致地去各果园普及环剥技术时,农户们更多的是观望。给他最多的反馈是,“人怕伤心树怕剥皮,把树皮都割了,别说结果,树都要死了。要是其他人都成功了,我再试。”

既然找到了预防病害的技术,怎样才能让农户从被动接受变为主动接受?高昊昱也在想办法,他回想起在陕西猕猴桃果园做技术顾问时,做过一个测试,果园通过前期一系列技术手段,提升产量品质后,利润空间非常大,周边的农户天天跑到果园里观察学习,甚至在地里面捡药剂的包装,回头自己照着买来用。

“那我们先组织几个种植公司,形成一个小联盟,进行技术共享,打造成一个示范样板,效果出来后,农户的积极性自然也会提高。”陈泰安说,他们目前已经在着手相关工作,组织联合约5000亩种植面积,下一步会对果园进行全流程的技术提升和品质把控。

接触修文猕猴桃已有4年时间,高昊昱直言,修文猕猴桃产业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首先是病虫害方面,如果能够有效防治,产量将会提升一大截;其次是需要建立一套完整的猕猴桃种植技术体系。“我到这里做技术推广,就是要给大家建立一种信心,很多产业发展难题都是有办法解决的。”高昊昱底气十足地说。

“修文猕猴桃种植散户很多,精细化管理确实让许多果农增收致富。但是,产业要发展,规模化必不可少,很多公司在大面积种植的过程中,就会面临很多新的技术难题,我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希望我们所做的努力,能够为其他企业提供一些思路。”陈泰安说。

化“跟跑”为“并跑” 内外合作提升科技水平

贵州是我国西南地区野生猕猴桃资源核心区,是中国科学院及业内专家认定的全球高品质猕猴桃最佳产区之一。修文县主栽的“贵长”品种,就是在贵州山地里的野生猕猴桃优选出来的,果肉细嫩、肉质多浆、口感香糯、酸甜适中,具有明显的区域特色和品种特色。

经过30多年的努力,修文猕猴桃发展取得显著成效,截至目前,该县猕猴桃种植面积达16.7万亩,挂果面积12.1万亩,鲜果产量5.26万吨,产值5亿元。但与此同时,进入新的发展阶段,需要新的发展理念,更要解决一些难啃的“硬骨头”。

“目前产业发展过程中凸显出很多技术难题,需要整合各方技术力量,联合攻关,才能促进修文猕猴桃产业良性发展。没有科技支撑,修文猕猴桃产业无法实现提质增效,甚至有可能导致产业失败的危险。”贵州大学农学院教授、贵州修文猕猴桃研究院技术专家龙友华说,曾经由于配套技术跟不上、果园管理粗放等原因,修文猕猴桃价格持续低落,种植面积逐年萎缩,在2008年全县仅剩1万余亩。

水果产业的商业化种植品种更新换代较快,而我省猕猴桃品种选育滞后。据了解,修文主栽的“贵长”品种是上世纪80年代从野生资源中选育出来的,目前还没有研发出替代品种。而陕西在同时期主栽的美味品种“秦美”“海沃德”等已经被口感更优的品种“徐香”和“翠香”替换,四川近年来也推出大量抗性更强、品质更优的品种进行示范推广。

“我们需要居安思危。”修文县副县长、贵州农科院果树研究所副研究员、贵州省猕猴桃首席专家唐冬梅说,“修文猕猴桃实现创新发展,既要借鉴我国猕猴桃主产区的基本经验,又要根据内外部形势和条件的变化,选择最合适的实现路径。贵州山地多,立体气候比较明显,品种选育要考虑特殊立体气候和土地资源,实行差异化、特色区域化高品质发展。”

近年来,许多科研院校的专家学者都在为修文猕猴桃注入科技力量,开展了溃疡病、软腐病、蚧壳虫、根结线虫等重大病虫害绿色防控技术研究,以及土壤改良、配方施肥、生草覆盖等多项科研项目,但因缺乏持续稳定的科研项目经费和技术团队,难以推广落地,从实验室迈向果园的过程举步维艰。

为了有效弥补贵州猕猴桃产业发展在技术、人才上的短缺,今年6月,“贵州修文猕猴桃研究院”和“中国—新西兰猕猴桃‘一带一路’联合实验室贵州中心”(以下简称为“一院一中心”)正式挂牌成立。“我们要通过技术赋能,让产业不断提质增效焕发新活力。”省农业农村厅副厅长级干部、省水果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副组长、省水果产业专班班长向青云说。

据了解,中国—新西兰猕猴桃联合实验室是四川省自然资源科学研究院和新西兰皇家植物与食品研究院共建的国际化猕猴桃创新平台。该实验室贵州中心的成立,可以说是化“跟跑”为“并跑”,多方合作将会在修文猕猴桃标准化生产技术提升、猕猴桃野生种质资源开发利用、品种选育、有害生物绿色防控等方面起到促进作用。

“一院一中心”的成员构成主要有省外育种、栽培、病虫害及采后贮藏保鲜专家,省内科研院所、高校从事猕猴桃研究工作的科研人员,下一步还将把地方“土专家”纳为研究院及中心成员,让专家、学者可以大展拳脚。

今年9月,“一院一中心”部分专家和四川省自然资源科学研究院专家在我省铜仁和黔东南两地开展了为期10天的野生猕猴桃种质资源的收集工作,主要是为建设贵州省高水平猕猴桃种质资源圃做准备。专家组每天可轻松采集到猕猴桃属5个种类资源20份至30份,其中可用于栽培的中华猕猴桃、美味猕猴桃份数就占三分之一以上,丰富的野生资源让四川的专家称叹。

伴随一个个项目落地,修文县始终坚定不移做科技创新的探路者。今年,修文县成为全国农业科技现代化先行县,将以农业主导产业猕猴桃为重点,进一步完善全产业链技术体系,在单产、品质、品牌、效益上实现新突破。计划经过5年的努力,打造品牌示范基地20个以上,亩均单产提高到1500公斤以上,溃疡病、花腐病和软腐病防效达到80%以上,病虫危害损失率控制在5%以内,优质商品果率提高到85%以上。

“修文猕猴桃通过科技提升后,将打造成具有山地特色高标准农业产业,能够引领西南乃至国内国际山地猕猴桃产业发展,修文猕猴桃品牌在国际知名度和美誉度不断提升,在修文打造产业兴旺、乡村振兴省级样板中发挥重要重用。”龙友华满怀期待。